兰翟

是光翟
主All耀all英党,般若我闺女,nori厨一个。偶尔产粮【全凭一身正气】

【东方树叶】山有木兮

*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些啥,凑合看吧
*本章没有西皮
*也没有亚瑟

*我
*最
*帅

第二章  致柯克兰卿(就算睡到了一起也没有米耀)

阿尔弗雷德已经睡熟了,微微的鼾声从鼻底滑出。外面有鸟儿的叫声。王耀小心翼翼地爬起来,尽量不影响到身边的人。阿尔弗雷德翻了个身,继续睡。
王耀重新披上斗篷,打开窗边。一只绿色长尾巴鸟在窗外啼叫。看见有人来不但没有躲反而凑了上去。夜已深,就连巡逻的人都回去睡觉了。潜伏在暗处的虫子开始低鸣。
“没想到你会来,朱砂,哥哥那边有什么话?”
被唤作朱砂的鸟儿在王耀跟前转了一圈,长尾巴在空中划出漂亮的轨迹。王耀伸出手,朱砂停在手臂上,额上的朱砂格外醒目,仔细看似乎是一个人像。
王耀收下朱砂送来的信,拍拍它的脑袋,小声说:“好孩子,帮我个忙,替我给凯撒报个平安。哥哥的信我先收下了。”
夜朦胧,月星稀。翠绿色的小鸟很快被夜色吞没。王耀对着月亮发呆,每次看见月亮总能让他想到以前。亡故的父母,面目全非的故乡,异国朋友,月亮见证了好多重要事件,王耀以为它们会和月亮一样永存,可到最后剩下的只有月亮。一抹苍绿从眼前划过,风吹的外面树林沙沙作响。

“你在看什么?”
阿尔弗雷德走过来,手里拿着一杯还没喝完的可乐。屋子里没点灯,只有月光勉强照出屋内物体的轮廓。今晚月亮很亮,照的屋子里也很亮。外面空地上有几个孩子借着月光玩捉迷藏。
“月亮。”
“月亮?哈哈,月亮有什么好看的。还不如出去跟他们玩。”
阿尔弗雷德说的“他们”正是楼下玩捉迷藏的几个孩子。
“我在青棋有个朋友,因月亮结缘,每次看见月亮都会想到他。”
阿尔惊讶:“你去过青棋?”
王耀突然笑了:“赤棋走遍了,就去别的国家走走看看。”
阿尔弗雷德突然兴奋起来:“好厉害,竟然去过这么多地方,快说说,快说说!”
“好,好。先坐好。听我慢慢说。”
王耀想起了林晓梅,她总是这样,缠着王耀给她讲故事。人老了就爱怀念过去,喜欢有活力的人。
王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,出乎意料的是没有吵杂的声音叫醒他。阿尔弗雷德在床边留了张纸条,说出去打猎了让王耀不要出去,顺便把厨房的位置告诉了他希望回来后能吃到王耀做的饭。阿尔每天都会出去,有时是训练有时是打猎,王耀也习惯了。
王耀穿上衣服,习惯性的往窗外望了两眼。外面正是王耀当初迷路的地方,他想凯撒也在那里。已经好多天了凯撒一直没消息,派出去的鸟儿也没有回来,王耀悬着的心一直放不下。
今天的森林似乎有些不一样。王耀搬了个凳子到窗台前——窗台对王耀来说太高了,都快到肩膀了——攀上凳子努力向外探去,王耀念了个咒语,强化他的视力。
森林深处有人打起来了,而且不是一两个人。很明显的两波人,一波穿着一样的铠甲,另一波则明显是多是布革做成的皮甲,只有少量的皮甲。翠绿的叶子被染成红色。
是战争。国/家军/队和贫民组成的军/队间的战争。
一直翠绿色的长尾巴鸟儿飞到窗前,仔细一看,额前没有那抹朱砂色的毛。
“和铃!速度真快。好孩子,看见你我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了。有亚瑟在,嵋州的事就解决了。”
鸟儿叫了声,在空中转了几圈。王耀从椅子上下来,眼睛比先前明亮了好多。和铃带回了凯撒的消息,这是他最牵挂的。最担心的人安全了,王耀现在心情大好。
“凯撒没事就好,他能自己回去。你现在替我跑一趟,有重要的事要尽快告诉亚瑟。”
王耀把桌子上的弓拿走,箭筒背到身上。和铃见状飞快跑到王耀跟前,焦急地飞来飞去。
“刀剑无眼,咱们的王已经没了,我不能让他再出事。你快去告诉亚瑟,别让手底下的士兵伤了他。这群‘叛贼’会有不少日后进王城工作的。”
和铃高声叫了两声冲出去,王耀拉了几下弓试了下韧度,随后披上斗篷也跑了出去。
那日晚来的鸟儿不只是王耀哥哥派来的朱砂,还有王耀召来的和铃。这也是亚瑟现在在这里的原因。
一切都是机缘巧合。
王耀一时兴起想要拜访嵋州州长,却遇到了阿尔弗雷德。阿尔弗雷德警惕心很弱,这让王耀有机会进入叛军内部。嵋州远离大陆一直疏于管理,就连州长死掉的消息都不知道。更不会知道有一伙人正在逆谋反叛。
山路崎岖难行,王耀走的极慢,还有各种枝叶阻碍。好在有魔法的帮助,王耀能穿过障碍看到远处的人。王耀翻过一个土坡,藏好自己。已经能听见兵戈相见的声音了,现在王耀只需要找到阿尔弗雷德,在暗处保护他就好。视野魔法能帮助王耀绕过障碍物看清远处的东西,却无法帮助王耀快速找到目标。王耀开始后悔没有在阿尔弗雷德身上施加追踪魔法了。
正当王耀专注于寻找阿尔弗雷德的时候,王耀周围的草丛突然想起异样的声音,紧接着一个铠甲裹满全身的士兵窜出来,手中利剑直指王耀脑门!
王耀险险避开,剑从左肩擦过。很疼,但是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。王耀匆忙站好,从箭筒里抽箭搭弓,瞄准士兵握剑的右手。肩膀很疼,可能流血了,这对王耀很不利。接连射出三剑后,已经开始有疲惫的感觉了。对面的士兵也发现了,尽管每一箭的角度极其刁钻难躲,孩子毕竟是孩子。只有杀人才能有军功,有军功才能有好的出路。战场上部分长幼。
眼看着剑就要落到身上,王耀向后撤步,不想被地上的枯枝绊倒。左肩疼的厉害,王耀一时站不起来,只能生生受了这一剑了。
怕是要被亚瑟骂了。
王耀暗暗自嘲。驱动仅剩的魔法试图减轻身体损伤。可是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愿到来。
一声清脆的铁器碰撞声后,那名士兵大叫着后退,慌不择路,连着撞了两次树。
“能站起来不?”
王耀闻声望去,银白的铠甲赤红的披风,披风上还有赤棋标志的暗纹,长剑上饰有玫瑰和带刺的藤蔓,那是柯克兰家族的象征,碧绿色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,眼里盛满了怒意。
“亚瑟,”王耀摆出一个蠢极了的笑脸,“你的剑刚磨过?晃的我有点睁不开眼睛。”
亚瑟没理他,把剑收回鞘中,走到王耀跟前蹲下。
“笨蛋,你跑这儿干什么只会碍事。让我看看你的伤。”
亚瑟去解王耀的衣服,血把王耀里面的衣服彻底染红了。王耀看着亚瑟越来越阴沉的脸,自知理亏,不敢说话。离开王城的时候王耀向亚瑟承诺过大到战争小到吵架一定不会参与,就算不慎将自己卷进来也会不顾一切躲掉,而现在王耀不仅自己跑到战场上,还光荣负伤,实在是找骂之举。王耀也不知道工作上的同事怎么就成了老妈子,可能是在家一直当弟弟当久了也想当当哥哥,也有可能真的被王耀的外表给骗了。管的比谁都多。
亚瑟用魔法暂时给伤口止住血,站起来朝天空招了招手,一只灰色的猫头鹰飞了过来,停在附近的树枝上。
“我会尽快解决这帮叛贼,你先回去休息吧。迪亚瓦会给你带路。”
说完亚瑟就要走,王耀赶忙拽住亚瑟的斗篷:“只是一群乌合之众,把他们击退就好,不要伤着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。”
“我知道。你确定他一定是下一任王?”
王耀肯定道:“一定是他,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和王一样的气息。如果你靠近他也会感受到。”
亚瑟越发糊涂:“负责寻找新的继任者不是紫树精灵的工作吗?”
“精灵只是帮我们快速找到而已。上一任死掉后上天会迅速选出继任者,在那时他的身体和气息也会跟着变化,成为半神。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就是了。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新身份,也不会使用自己的力量,你快去找他,免得出事!”
“我会去找他。你快离开这里。迪亚瓦!”
迪亚瓦飞过来,准备好给王耀引路。亚瑟在王耀身上加了一道防护魔法后就匆忙离开。亚瑟似乎已经都预料到了,事先把王嘉龙留在军营里。王嘉龙看见王耀染红的衣服大吃一惊(已经已经吓出明显表情变化)连忙叫来军医。好在亚瑟事先用魔法止住了血,已经没事了。然而王嘉龙还是要求王耀躺好,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又把伤口蹦开。
“一点小伤很快就好了。我的恢复能力比你们强的多。”
王耀安慰王嘉龙,摸摸他的头。从王耀近营长开始王嘉龙就一直守在王耀身边不肯走,视线一直没从王耀身上移开。王耀知道王嘉龙是在担心自己,王耀也很感动,但是他不能任性,不能把王嘉龙锁在自己身边。
“你现在是一名士兵,身在沙场,应该去履行身为士兵的义务。在这里我很安全,医生帮我看过了,也敷了药,很快就会好。我现在有点困,想睡一觉,你去忙吧。”
“……”
王嘉龙没有说话。事实上王嘉龙和王耀并不亲近,尽管王耀待他一直都很好,王嘉龙也只是以礼回之。可是看见王耀身上的伤的时候确实是害怕了。类似的情况他看见很多次,好多兄弟就这么倒下在没站起来。王嘉龙害怕王耀和那些兄弟一样。突然倒下,然后长眠在地底。就像那个已经过世的王。
王耀合上眼睛,已经睡过去了。胸脯随着呼吸有规律地起伏。王嘉龙给王耀掖好被子,回到主营帐。
晌午的时候战事宣告结束。王耀醒来的时候亚瑟已经回来了,坐在床边看着他。看见王耀醒了突然站起来,像触电了样,脸涨的通红。王耀觉得好笑,考虑到亚瑟面子还是忍住了。
“别、别想多,我不过是刚好路、路过。才不是专门看你。”
“你脸为什么这么红啊?”
王耀假装不知道,还往前凑。结果被亚瑟一下子按回床上。
“我还有事,你先休息。”
“王呢?”
“他很好。已经回去了。迪亚瓦一直跟着,不会有事。晚上还会打一场,到那时就会彻底结束,嵋州也会重归王城管理。”
王耀点点头,说:“凯尔的死适当调查就好,我有种直觉,凯尔的死王也有份。这伙叛贼也是,打散就好,关键是把王接来。他思想单纯,凡事要顺着。”
“要把他接回王城吗?”
王耀思考了一会儿,说:“不必了,留下来历练历练也好。对了,可以让他先接任嵋州州长的职位,熟悉一下。等他继位后嵋州会成为他的直属地,离不开他的管理。”
亚瑟点头,表示赞同。这时候王嘉龙过来了,说到时间开会了。
“你先休息吧。”
说完亚瑟就离开了。

评论
热度(1)